遂昌天气:2017-12-11-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绿洲中的黄金世界--遂昌金矿

遂昌金矿矿山公园建设总结
 开头:矿山公园概况
 (一)矿山变绿洲
 (展示环境治理后的良好生态)
 (二)古老的脉搏在跳动
 (通过唐代金窟、明代金窟介绍,展示遂昌金矿开采的悠久历史)
 (三)“遂金”文化的传承
 (介绍矿山公园一期、二期工程展示文化底蕴深厚的景点)
 (四)永不枯竭的“金矿”
 (介绍矿山公园建设背景、为什么要开发黄金旅游、开发过程、主要建设项目、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
结尾

 

 

绿洲中的黄金世界
——遂昌金矿国家矿山公园
 
 “山也清、水也清,人在山阴道上行,春云处处生”。400年前,著名戏剧大师汤显祖主政遂昌时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遂昌金矿国家矿山公园位于遂昌县东北部,距县城16公里、距杭州260公里、距温州170公里、距龙丽高速遂昌东出口10公里,总面积33.6平方公里。其中矿业展览区是矿山公园的核心部分,面积为6.3平方公里。这里,被誉为“绿洲中的黄金世界”,超过90%的森林覆盖率,绵延五里之长的千株树龄达数百年的古树群,为矿区平添几许神秘。这里,可以让你了解到黄金是怎么形成的,黄金是怎么炼成的,可以让你进入古代的采矿遗址,看古代人开采留下的遗迹,对比古今不同的采矿方式,还能让你亲自尝试一下淘金的乐趣。
(一)矿山变绿洲
    遂昌金矿属于典型的“九山半水半田”的山区,森林覆盖率达到81.9%,植被保护良好。但矿区的生产活动给周边地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生态破坏,尤其是存在弃渣、废水和采空区三大环境隐患。建设矿山公园,需要有一个良好生态环境。恢复和保持矿区生态环境成为矿山公园建设的内在要求和重要目标。
    弃渣治理:遂昌金矿利用电石渣覆盖含硫废石、弃渣,形成一层坚硬密闭的保护层。在此期上,覆土植被,这样还仅减少了含硫废石、弃渣对周围土壤植被的污染,降低了重金属浓度,还达到了减轻酸性污水处理负荷的目的。在治理过程中,遂昌金矿共覆盖了废石90多万吨,面积达15万平方米。
    废水治理:在矿产开采的过程中,大量使用矿坑涌水和回水,通过循环利用,既减少了废水排放量,又节约了水资源。同时,将矿硐流出的部分废水通过清污分流后,将酸性重金属污水集中到污水库,用电石渣进行中和处理,然后汇聚到尾矿库进一步沉淀,澄清水达标后从总排放口排放。
   采空区治理:遂昌金矿与南方冶金学院合作,对采空区进行分类,对有回采条件的现代矿区在确定其安全性后进行二次回采,对采空区空间大、边通性好、还影响生产并有丰富古代矿业遗迹的老矿硐进行保护性开发,用于矿山公园展示。
    废石堆治理:为减少废石对生态环境破坏,遂昌金矿一方面利用先进的充填技术,在井下生产过程中将废石大量地充填采空区;另一方面对废弃矿区的乱石岗进行复垦改造,对部分废弃矿山工业用地进行了整理,开垦出200多亩可耕作旱地,种上了黄花菜、果树等绿色植物,不仅美化了矿区环境,还增加了吸收空气中二氧化碳的碳汇功能。
    植被保护:在矿山公园范围内,当地政府在原有水源保护林3000亩的基础上,增加生态公益林6000多亩,对保护范围内的山林按省级生态公益林标准给予补偿,补偿费用由县财政和企业各承担50%,并设有专门机构管理;从2007年以来,在矿区的银坑山水库里每年都能看到桃花水母,这在全国来说都是罕见的,因为这利生物对水体和周围环境要求极高,适宜其生存在水必须是无毒、无害,周边环境稍有变化就会导致其消失。
    据统计,遂昌金矿历年投入生态环境保护、植被恢复方面的资金达2100多万元,开辟山坡种植水果、毛竹等经济林达600亩,矿区内培植草坪4200平方米,种植树木和花卉盆景20多万株,所有露体的山体荒坡、废弃尾矿、矿渣全部披上了绿装,建起了绿意盎然的草坪、古色古香的茶亭和风韵独特的园林,绿化率达90%以上。如今,遂昌金矿已成为山长绿、水长清、花常开、鸟常鸣的绿色矿山,正以新的姿态矗立在遂昌这片热土上,见证着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赢。
(二)古老的脉搏在跳动
    遂昌金矿开采历史悠久,距今已有1300多年。据记载,该矿在初唐时期就已被发现并开采,北宋元丰年间,金、银矿采冶已初具规模,明代永乐、宣德年间,成为全国最大矿银产地,其探矿、采矿、冶炼技术长期居世界领先水平。
    唐代金窟——探索千年古矿硐未解之谜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人类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历史淹没了曾经的辉煌。矿山公园中,位于银坑山的唐代金窟最为神秘。经过专家测量,金窟垂直深度158米,东西长度150米,约10多万立方米。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组织专家对古矿硐上部古巷道堆积层进行碳14测年采样,经中国地震局实验室测定,其年代为公元658—892年,系唐代金窟。专家计算,古人从中采取矿石大约为30多万吨,生产的黄金会达12万两,白银150万两,总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在唐代金窟,纵横交错的巷道仅能容一个人侧身通过,窄巷穿过岩层,是探矿巷道,通向另一个矿脉。遂昌金矿矿脉属于石英岩类,黄金呈微细粒状与多金属硫化物共生,含量仅为百万分之几,肉眼根本无法识别,在科技落后的年代,古人是如何认识崇山峻岭的地下岩层会有黄金矿脉呢?金银矿一般都附着在自然界最坚硬的石英岩里,要开凿规模如此巨大的洞窟,在生产力十分落后的古代,没有机械设备,也没有炸药雷管,人们是如何开凿坚硬的山体而深入地下岩层的呢?当一条金矿矿脉采竭时又如何探知相邻的另外一条矿脉?在没有现代先进冶炼科技的情况下,古人是用什么方法从矿石中冶炼出黄金、白银?这些在历史典籍中都没有记载,许多未解之谜等待人们去探索。
    专家们考证后认为,金窟开凿采用了一种古书有记载,但一直没有实证的古代取矿方法——烧爆法。现场遗存着不少呈椭圆形的光滑凹坑,这是当时采用烧爆法开矿的痕迹,叫烧爆坑。运用热胀冷缩的原理,人们采取火烧水浇的办法使外层矿石不断剥离。现场遗留的这些烧爆坑规则平滑,深入岩层深度达40余厘米。唐代金窟烧爆坑的发现,说明唐代烧爆法开凿岩石已广泛使用。遂昌金矿矿区拥有浙闽赣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古代文献记载最详实的金银矿冶遗址,,是国内稀有的有条件完全恢复古代长期世界领先的银矿“烧爆法”采矿、“吹灰法”冶炼工艺场景的矿山。资料显示,“烧爆法”和“吹灰法”起源于唐代,其中所采用的烧结工艺,现代冶金工业直到1911年才发明,1950年才开始工业应用。在古籍书中记载的“烧爆法”、“吹灰法”开采金银矿的遗迹在唐代金窟景区内随处可见。
    明代金窟——古代开采从兴盛到没落
    “明代金窟”古矿硐是遂昌金矿在探矿巷道进行大爆破时无意中炸开的。随着那惊天一爆,顿时水流成柱喷涌而出,整整流了三天三夜。水停后,人们在巷道内发现了很多的古瓷碗、木头、工具,还有两具尸骨随一架水车冲出硐外。专家根据对尸骨、瓷碗、工具等遗留物品的分析鉴定,并结合遂昌地方县志及其它典籍的记载分析,认为此处就是传说中的明代金窟遗址。
    “明代金窟”体积庞大,有近10万平方米的空间,上下高度达150多米。在硐内的岩壁上可以见到一个又一个半圆形的凹坑。这些凹坑是古人用烧爆法采矿遗留下来的,是非常珍贵的古代开采岩石的实证。矿洞里有两块突兀的石头,这是古人在开采时特意保留的两块富金矿石。至于为什么未采?原因不知。经取样化验,这两块金矿石含金量在267克/吨。
 据明史记载,万历二十一年三月,汤显祖移任遂昌知县,曾经主持过遂昌金矿的开采冶炼工作。由于时年矿税沉重,加之矿政暴虐,汤显祖极力反对开矿。他有感而发著诗《感事》曰:“中涓凿空山河尽,圣主求金日夜劳。赖是年来稀骏骨,黄金应与筑台高。”万历二十七年,黄岩坑矿区 发生了崩坑。清·康熙《遂昌县志》云:“石崩,毙百余人,寻奉诏报罢”。从此古人开采1000多年的黄岩坑金矿的历史画上了句号。历经唐、宋、元、明四朝,历时千年的古金矿保留了大量古代采矿、选矿、冶炼的生产和工艺遗迹,是我国农耕文明时代重要的工业遗产,对古代矿业史和矿冶科技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三)“遂金”文化的传承
    遂昌金矿历经千年,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赋予了遂昌金矿区别于其他矿山公园的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黄金文化令人产生浓厚的新鲜感与神秘感,是遂昌金矿区别于周边其他景区的独特的优势旅游资源。遂昌金矿国家矿山公园既是矿山工业旅游,矿山生态旅游,更是对“遂金”千年历史文化、黄金文化的发掘和传承。
    “人文景观”——展示深厚的文化底蕴
    竹屿茶楼:它是遂昌金矿在建设国家矿山公园一期工程时,根据历史记载仿古修建的。竹屿茶楼的来历可朔至汤显祖当年治矿时,曾在这里休息、喝茶,写过两首诗,其中一首是《竹院烹茶》:君子山前放午衙,湿烟青竹弄云霞。烧将玉井峰前水,来试桃溪雨后茶。另一首叫《竹窗延月》,风露涓涓浣竹林,月高秋影夜来深。不知丛林山中客,长叫潇湘云水音。后人为纪念汤显祖,便取茶楼名为竹屿茶楼。
    仿古“廊桥”:它是遂昌金矿为了让游客观赏翠谷桃溪全景,在翠谷桃溪上仿古修建的。“廊桥”在我国已经有了约2000年的历史,早在汉朝就有关于“廊桥”的记载。除了在“廊桥”上观赏翠谷桃溪的全景外,还可以在廊桥上凭栏聆听翠谷桃溪的万般泉声。泉水轻重缓急、远近高低都会发出不同的泉水声。据说有些心细的游客有时能听到琵琶的清脆声、提琴的厚重声、铜管的齐鸣声等。
    文山景点:遂昌金矿与明代和宋代二位著名的民族英雄曾结下不解之缘。明代抗倭将领戚继光于嘉靖34年任浙江都司检,指挥抗倭。他到浙西南的矿山召集囚犯、苦力、矿工3000多人,组成威名远扬的“戚家军”,这支由矿工组成的“戚家军”随戚继光南征北战,终于打败倭军、扫平寇患,成就了一代“民族英雄”;据民间传说,当年戚继光曾亲临金矿招募矿工。另一位是宋代抗元将领文天祥,荡尽家财筹集款项,组建抗元义军,在文天祥抗元斗争中曾两次到过遂昌金矿,召矿工加入义军。现在,矿山公园景区建起“夜起亭”、“夜坐亭”和“正气亭”纪念这两位民族英雄。
    桃花水母:在矿山公园的银坑山水库曾多次发现了珍贵的桃花水母。由于桃花水母是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个独特物种,珍稀物种,由于它的珍贵,所以称它“水中大熊猫”。在水库中发现的桃花水母为粉红色,通体透明,外形像一把撑开的雨伞,大小如硬币。通过清澈的水面,神秘精灵般的桃花水母在水中一张一合,翩翩起舞;当一缕阳光晒向水母,水母便到水面享受阳光,当微风轻起,它们又潜伏到水草周围,安静的悬浮着,悠然自得,异常优美。
    “骑麟阁”:遂昌金矿在建设国家矿山公园二期工程时修建的,这里曾经是生产用的井下抽风机房,房后还有一个大的“排风洞”,建设时对抽风机房进行简单改造,建成今日旅游用的“骑麟阁”。“麒麟”是天上的神仙外出巡游的座驾,自古以来就是吉祥、富贵、平安的象征。来到骑麟阁,每一位游客都成了快乐、健康、富贵的神仙。骑麟阁门上写着对联:千年银坑重锦绣,万古金窟再毓华。
    紫烟亭:开金矿、炼黄金,在唐代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了,在唐代伟大的诗人李白、杜甫的诗中都能找到黄金诗,其中,李白在参观了开矿炼金的现场时,曾经写下一首黄金诗,把开矿炼金的场景描写的非常确切具体,他写道: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朗明月夜,歌曲动寒川。意思是说:通红的烧矿之炉照亮了天地,炭火红星飞溅,紫烟升腾,这写的是用火烧岩、开矿炼金的场景。所以把亭取名为紫烟亭,其来源就是唐代诗人李白。
    “草鞋换粥铺”:草鞋换粥铺建于唐代唐高宗李治时的上元年间,在这个不起眼的茅草屋里却诞生了久传不衰的“草鞋换粥”的故事。相传在初唐上元年间“唐代金窟”以矿石品位奇高、黄金质量上佳而名声远扬,一位李姓商人慕名在此修建了一间简易的茶楼,免费向挑矿的矿夫和采矿的瑶役提供米粥和草鞋,条件是每周回收二次他们脚上的旧草鞋。因为旧草鞋上都沾满了金矿的矿石末,每双“旧草鞋”一次可以洗下矿粉200克,按当时金窟富矿石的品位和人数计算,一年就可得黄金0.75公斤,白银15公斤。《草鞋换粥》的故事由此便广为流传。
    古代采矿冶炼模拟场景——展示先人的聪明才智
    古代矿工采矿模拟场景给人以最直观的感受:古人采矿始终沿着富矿脉前行。当矿脉缩小时,矿洞变小,仅容一人弯腰通过;当矿脉变大时,矿洞亦随之扩大;而当矿脉被断层错开时,往往会有多个探矿巷道,神奇的是,最终这些巷道都会准确找到断层另一侧的矿体。一条条或宽或窄的巷道,讲述着古人对矿体变化规律的深刻认识。同时,也印证了古矿洞“天然地下博物馆”的别称。
    古代矿工冶炼模拟场景:第一道工序是磨矿。水碓是古人磨矿的主要“设备”,通过水力作用将大块的矿石粉碎,然后通过这边的石磨,运用蓄力拉动,将粉碎的矿石磨成粉末。第二道工序是水洗。将矿石粉末放在水中淘洗,留下金银较多的底部淤积层。第三道工序是制团烧结。就是将金银泥和米饭等混合在一起做成米团,分层垒成堆,在干柴堆上燃烧,烧结成干脆的碳团。第四道工序是铅还原。即在碳团碎粉与铅混合熔炼,捕收非金银金属,冷却后余下的物质多为金银混合物;然后,用硫与混合物熔炼,先析出金形成金泥,再重复一次而析出银,形成银泥。第五道工序是灰吹法。就是把草木灰与金泥混合,去除金泥、银泥中的重金属;吹去草灰,便可收获高纯度的黄金、白银。
    现代黄金冶炼工艺观光区——感受现代科学技的先进
    遂昌金矿1976年成立时,以日采选150吨金银矿的规模,建成了选矿车间,日处理金银矿石150吨,按每吨矿石含金5g计算,即日产金750g、银7500g。24年前由于500矿区采竭,就在新矿区420的地方新建了日采选300吨选冶车间,老车间就停厂报废,但是它原汁原味的保存了原有车间的设施、设备和厂区原貌。现在,遂昌金矿对老厂区进行旅游开发,让游客全面了解黄金冶炼的全过程。
    现代选矿氰化工艺分有六道工序。第一道工序是破碎,通过鄂式破碎机和圆锥破碎机进行二段破碎,经振动筛筛分,符合要求的颗粒输送到粉矿仓;第二道工序是磨矿,在球磨机内加入水和大小不等的钢球,把进入球磨机内的矿石碾碎,粒度达到要求的矿浆,进入浮选槽;第三道工序是浮选,把选矿药剂加入浮选槽,经搅拌产生气泡,使矿浆中的含金矿物粘附在气泡上,旋转的刮板将上升到表面的金精矿刮出。第四道工序是浸出,进入浸出槽的金精矿与加入的氰化钠发生化学反应,金银矿物溶解到液体里,成为金氰络合物。第五道工序是洗涤,通过洗涤设备,分离金氰络合物,形成贵液。第六道工序是置换,在贵液中加入锌粉,把金银置换沉淀下来,成为金泥。
    从金泥中提炼黄金又要经过四个步骤。第一步是酸洗,在金泥中,加入硫酸进行酸洗,去除杂质和金银以外的其他金属。第二步是熔炼,酸洗后的金泥配入一定比例的熔剂,在中频炉中熔炼,上部是碴,下部是金银合金,这就是著名的现代烧结工艺。第三步是电解,将金银合金浇铸成阳极板,电解时金粉落入阳极袋,银粉在阴极析出;金粉经硝酸洗涤后,浇铸成金阳极板,再进行金电解形成金箔。第四步是浇铸。经过高温熔化,浇铸成不同规格、成色在99.99%以上的金锭、银锭。
    公园雕塑群——再现矿山历史
 奔驰的骏马、朴实的采矿工,走进遂昌金矿的广场,矗立着一座座雕塑,若不是周边群山的提醒,则使人忘记身处矿山,仿佛置身于城市公园之中。
 过去,矿山废旧设备机械除一部分当作废铜烂铁,被送进废品收购站外,大部分往往直接丢弃在荒野中,浪费资源的同时,还对环境造成一定的破坏。如今,遂昌金矿聘请浙江省文联、浙江城雕院,利用废旧器械完成了以“历史的星空”为主题的雕塑群,“矿工之歌”、“汤显祖与矿工”、“点石成金”和各种焊接雕塑小品等众多作品,分布在公园的不同区域和部位。
 几个从废弃机器上拆下来的齿轮、钢板,经过组合、拼接,竟变成了一匹雄健的骏马;废弃的水泵和几根钢管通过巧妙焊接后,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活灵活现的机器人;一个被淘汰的变压器,一劈两半立在公园里,让人充满遐想……这些早已被工人们所熟识的零件,经过创造性组合和拼接,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成为了艺术品。废弃机械的低碳化运用,给金矿旅游提升了品位。
(四)永不枯竭的“金矿”
 在全国首批28个国家矿山公园中,遂昌金矿建成以“黄金文化、历史文化和生态文化”为内涵的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成为浙西南最重要的旅游胜地之一,吸引了大批旅游者前来探秘、观光。
 从“江南第一矿”到国家矿山公园
 遂昌金矿位于浙西南山区,是我国著名的金、银等多金属矿产区。从1976年7月1日成立之初,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矿。1986年,300吨/日采选工程建成投产后,跃升为国家中二型企业,并以“质量好、工期短、投资省、效益好”成为全国黄金矿山建设的典范,实现了产量年年创新高的目标。因为矿产资源丰富、金银品位高,开采品种包括金银矿、银铅锌矿、硫磺矿等多个矿种,曾被称为“江南第一矿”。1992年还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统计局评为“中国行业50家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第二名(全国黄金行业第一名)”和“中国行业50家最大工业企业”。被国家黄金管理局认定为全国黄金系统生产重点企业,成为全国黄金行业的著名企业。
 由于地质储量规模有限,超负荷开采获得的许多成就,很快成了“短暂的辉煌”。到1992年,保有黄金地质储量(矿石量)仅为34万吨,按当时的生产能力和规模,只能维持3年多,很快就进入资源危机矿山行列。为了矿山的生存和发展,遂昌金矿审时度势,转变生产经营理念,铺开了“矿区东部铅锌硫矿床普查和西部金银矿床勘探”工作。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终于探明西矿段金银矿地质储量30多万吨,极大地缓解了资源枯竭局面。近年来,又重点开展铅锌矿找矿和以金为主的多金属矿普查,基本探明了储量达432万吨的铅锌矿,铅锌金属量在20万吨。资源危机的局面得到了暂时缓解,但金矿的储量仍然不能满足矿山持续发展和效益提升的需要。
 长期以来,遂昌金矿主要依托矿产资源而生存。截至2010年底,遂昌金矿累计消耗各类矿产储量200多万吨,已探明的金银矿资源日益枯竭。如何转岗安置近千人的在职员工,不把问题抛给社会?如何解决将长期存在的环境污染问题,实现长效治理?如何筹集大额资金,按国家规定对废弃矿山的地下采空区进行回填,治理和防治地质灾害?如何利用和处理长期形成的资产和设施设备,避免国有资产的大量灭失?唯一的办法就是矿区‘竭而不废’!变开采有限资源为无限资源开发,实现黄金的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朝阳产业——旅游业就是一条出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论证,2003年,遂昌金矿先开辟了一条废弃坑道做试点,展示南宋时期的部分矿业遗迹;2004年,遂昌金矿委托浙江大学编制了《遂昌金矿矿山公园总体规划》;2005年8月,遂昌金矿以其悠久的采冶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优越的自然环境、丰富的旅游资源,被国土资源部列为全国首批、浙江省首个国家矿山公园建设项目;2007年12月,矿山公园正式揭碑开园;2008年11月,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2009年6月,被中国黄金协会授予“中国黄金之旅”称号。
 “老矿区”焕发了“新青春”
 遂昌金矿经过近4年时间的建设,全面完成了国家矿山公园一期、二期工程项目,拥有黄金博物馆、“唐代金窟”、“明代金窟”、人文景观、古代采矿冶炼模拟场景、现代黄金冶炼工艺展示区、公园雕塑群和“淘金池”等大小景点30多处。主要建设项目有:国家矿山公园标志主碑:位于遂昌县庄山公路大转盘内,正对龙丽高速公路,是东往松阳、丽水、温州,西向遂昌、龙游等地的交通要道路口,占地面积3847m2、建筑面积503.50 m2,工程造价80万元;黄金博物馆:利用矿山原电影院改造而成,占地面积857 m2,建筑面积1320 m2,布展面积990 m2,工程造价310万元,馆列展品200余件,知识面函盖古代和现代的地质找矿、采矿、选矿、冶炼知识及黄金文化和矿业文化等知识;矿业遗迹保护区:主要是集中在海拔500米至海拔700米区间的唐代金窟遗迹、宋代金窟遗迹和明代金窟遗迹,一期工程以开发和保护明代金窟遗迹及全长1600余米的时光隧道为重点,工程内容包括时光隧道加高拓宽、标准绕道掘进、破碎带支护、明代金窟观光线路防护栏、明代金窟矿业遗迹的整修保护、灯光亮化工程等;生产工艺展示区:利用原老矿区150T/日选矿厂改建而成,保留有破碎、粉矿、球磨、浮选、脱水等生产工艺工序的各种真实设备,并新增设了黄金冶炼浇铸工艺的现场实操环节,同时利用原厂区内的空旷地兴建了模拟砂金淘洗的含量为99.9%的真金淘金池。
 遂昌金矿国家矿山公园成功地把丰富的矿业业遗迹、悠久的采矿历史、丰富的名人效应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优势等资源整合为一体,符合国家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政策,是国家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实践工程,具有非常显著的社会效益。一是着眼于矿山的长远发展和矿山后续的生态治理,将会进一步推进矿区及周边地区的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是一个利在千秋的项目;二是有效地保护自唐朝以来大量的古代矿业遗迹,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更好地保护”的原则;三是主体工程大多属于修建性质,既有利于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目的,又能提升矿容矿貌的整体品位;四是项目范围涵盖了唐、宋、明三朝千余年的矿业遗迹,历史悠久、人文内涵丰厚,是一种不可再生型的资源,具有独特的优越性,开发前景良好,待矿山后期闭坑后,矿山公园的正常运营,可实现矿山后期永续治理和保护环境的目的;五是矿山公园的建设能为当地创造较多的劳动就业岗位,缓解社会就业压力和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安置问题;六是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随着项目投入建设,将改善当地区域配套市政条件,为当地居民生活带来便利,也为人们提供了优美舒适的生活环境,为人们带来了新的信息和观念,丰富了当地居民的文化生活和视野。
 千年金窟采出宝藏“第二矿”
 从开采有限资源变为开发无限资源,从开发矿山到开发旅游,遂昌金矿的转型让矿区重新焕发青春活力。矿山公园已经成为全国矿山公园的典范,成为浙西南地区乃至全省的一个新的旅游热点。一个“竭而不废”的矿山产生的不仅仅是矿山公园的旅游效益,其意义更在于带动金矿企业转型、产业转移,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从2007年12月18日开园以来,矿山公园游客量呈跳跃式持续增长,2008年接待游客量5万人次,2009年实现14万人次,2010年实现20万人次,其中2010年“十一”黄金周接待游客30000多人次,2011年3月止,今年游客量已突破5万人次、最高峰单日游客量突破8000人次,创历史新高。
 走进矿山公园,黄金大卖场是你必去之处。金砖金条、十二生肖摆件、金银首饰,各种金银深加工产品琳琅满目。遂昌金矿利用自身的优势,与香港珠宝企业合作,建立金银加工车间,并借助矿山公园的东风,在景区开设“黄金大卖场”。黄金大卖场与上海黄金交易所接轨,实行即时金价制。由于是自产黄金,又减少中间流通成本,遂昌金矿黄金大卖场金银商品的售价比市场上同类同质产品的价格低15%以上,受到游客的普遍青睐。遂昌金矿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了企业从黄金生产向金银珠宝加工转型,并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黄金大卖场2008年实现销售额近1000万元,2009年达到4000万元,2010年突破8000万元。黄金大卖场是遂昌金矿发掘的另一桶“金”。
 遂昌金矿顺应生态文明新潮流,让历经千年风雨的老矿区迅速成为区域旅游亮点。随着开发的深入和旅游收入的逐年提高,“黄金之旅”占公司生产总值的比例不断递增,形成支柱新产业成为遂昌金矿永不枯竭的“第二金矿”!